您的位置 首页 业余散文

被冬日一场雪覆盖我的思念

web_Article

w_content

被冬日一场雪覆盖我的思念(散文诗四章)

○超兰芳

渐行渐远的渔火

穿过昨夜萧萧琴声的柔情,所有跋涉的音符,在流动的琴弦上凋零。

岁月的风铃,又一次跌进季节的深处,我看到被秋色咀嚼的牧歌,再也无法插上飞翔的羽翼。

视线中的仰望,单调了屋檐下沧桑的话题,让秋水摇曳的涟漪,走进一种洁白的境界。

曾经的故事,还浸透着泥土的芬芳,是谁托起的那轮月亮,斑驳每一条走向你的路。

有一种轻吟低唱委婉而悠扬,缤纷小桥上相依相偎的风景。

有一种峰峦跌宕刻骨而铭心,闪动在花瓣上如丝如酥的日子。

那是渐行渐远的渔火,诉说着青翠欲滴的思念;那是婀娜多姿的舞步,穿越歌声笑语的节奏;那是苍翠挺拔的云杉,定格了急促呼吸的蛙鸣。

在河的对岸,注定有一种守望,那是父亲殷实的嘱托;在家的方向,注定有一种惦记,那是母亲温暖的思念。

最初的故事

农具沉默了所有的收获,秋天的忙碌进入尾声。

始终想不起是母亲的呼唤,惊醒了父亲的梦,还是父亲缕缕升腾的旱烟,触动了母亲的任劳任怨。

只是,在所有的往事都已离去的时候,你是否发现,曾经被乡情哼唱的歌谣?

只是,在晚霞中的流水,在流水中的记忆,可还会和从前一样,被岁月裹满厚厚的茧子?

一切朴素得让人流泪,一切厚重得让人无法承受。为何,在你疲惫的身影中,我总无法翻阅到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村庄在一季季老去,一如爬满父亲脸庞的皱纹,总有一些鲜活的灵感,支撑着被母亲喂养,我永远感动的童年。

伫立在熟悉的故乡,捧读母亲波光潋滟的神情,感受日子的点点滴滴。

岁月匆匆忙忙,透过临近的步履,握不住的始终是时间的手,而最初的故事总在困惑中失血。

你浅浅的笑声

隔水相望,我无法丈量到开始到结束的距离,你曾经的一举一动,总是熟透在我仰望的枝头。

我就感觉有一种温柔,来自你漂泊的辛酸与苦涩,一度让我澎湃的心变得格外的虔诚。

于是,一份心情,就这样被季节慢慢展开。一种意境,就这样被变得难以忘怀。

多少次,就这样走过唐诗宋词,能够读懂的却始终是你一如清泉的关爱;多少次,就这样走过春夏秋冬,能够读懂的却始终是你一如既往的慈爱。

如今,灵魂的萌动已在脚印中发黄,我听不到你浅浅的笑声,如同那叶搁浅在思念中的小舟。

是你,为我扬起远航的风帆,为我鼓起敢于面对生活的勇气,让我感受生命的真正意义。

很多的时候,我就喜欢这样静静地的想你,读着一些与你名字有关的人和事,然后在耀眼的光环中幸福地睡去。

冬日的阳光

一个人夜晚,空间静得可以听到下雪的声音,就像可以聆听到自己脉搏血液的流淌。

原本在冬日舞蹈的花朵,还在默守着远方,每一个细节都栩栩如生,如诗的风骨,高洁村庄的灵魂。

而今,生命的港口依旧,挺拔的松树依旧,洁白的风韵依旧,风雪中的爱情哪儿去了?

骤然回首间,却发现那被风摇曳的文字,苍白了搁浅许久的诺言。

一直这样与你保持一段距离,如同感受雪野绽放的寒梅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你从那片童话中穿过。

是你无声的展示,暴露了最初的行踪,还是最终的结局早已注定。

要不,在你走进风景的那一刻,对岸的琴声怎么会如此的动人?要不,在你捧读冬日阳光的那一刻,我怎么会感动一丝丝的温暖。

你说,疲惫的脚步,无法挽留枝叶繁茂的秋天。眺望的视线,无法拒绝返璞归真的春天。

你说,唯有真正读懂季节的轮回,才能够唐诗宋词的温馨,才能够感到幸福之神的来临。

关于作者: 业余作家网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